以前,好像每部电视剧主题歌都是神曲

我上一辈人,许多普通话都说不太顺溜,但能说几句粤语。

为什么呢?

电视剧主题曲。

连我外婆当年,都能因为《上海滩》,哼出几句“龙班,龙楼”(浪奔,浪流)。

我爸一位同事,说一口无锡腔普通话,但只要唱到“射雕引弓塞外奔驰”,忽然就中气十足了。

黄霑先生那篇写香港流行乐的传奇论文里提到过,1960-1980年代,港乐通俗歌曲的发展,很仰仗电视剧。想来的确是。

歌星们红,是红在歌迷圈里;赶上万人空巷的电视剧主题歌,那就脍炙人口了——搁现在,叫“出圈”?

像1990年代,《渴望》红到街知巷闻,所以《好人一生平安》,那也是走街串巷都听得见。

以至于某年春晚,张凯丽老师一登场,都自带这首的音效。

以前,好像每部电视剧主题歌都是神曲

那会儿很流行电视剧拼歌,一部剧多首主题曲。

1983版《射雕英雄传》,三首主题曲。第一首《铁血丹心》天下皆知,第三首《华山论剑》,周星驰在《美人鱼》里还致敬过。就第二首《东邪西毒》好像不太红,也的确:那首曲子编曲有些妖异,我现在想起来还觉得不给劲。

琼瑶的《梅花三弄》拍电视剧,三部里两部是马景涛+陈德容演的;反而是歌连绵不绝,花样多变。

那会儿我外婆迷这剧,还买了主题歌磁带来听。我一看好家伙,一部电视剧连主题歌带片尾曲外加插曲,十二首之多。姜育恒钟镇涛们都唱,最奇怪的是,有一首是郑智化唱的——我总觉得他该唱《星星点灯》、《水手》、《大国民》这种调子的歌,怎么也赶上琼瑶这趟了呢?

以前,好像每部电视剧主题歌都是神曲

话说,琼瑶剧好像容易出名主题歌,但也容易喧宾夺主。

比如1990年代末,许茹芸唱了许多好歌,而且唱法轻逸,气质脱俗,颇为苦情;但我的朋友们说起来,总是一句:

“啊就是唱《一帘幽梦》那个!”

然后开始跟我滔滔不绝地分析楚濂是何等的混账,绿萍是何等的可怜……总觉得好像许茹芸就被忽略了。

说起来,许茹芸所在的上华,同期好像还有动力火车、熊天平和齐秦。这老几位经常一起出歌。

当时吴京与杨旻娜演过个电视剧《水浒后传》——是个很有趣的故事,西门庆的儿子与梁山众残余好汉,试图救岳飞的故事,徐锦江在里头扮了鲁智深(他之前跟梁家辉拍电影时演过鲁智深)——片尾曲很莫名地,用了动力火车的《背叛情歌》。

看着古装人物,听着“永远被判永远,刀子背叛缠绵,刺进心头我却看不见”,感觉怪怪的。

大概那会儿动力火车因为《还珠格格》片头曲《当》在大陆红了的缘故?

另一部电视剧《乱世佳人》,用了熊天平与许茹芸《你的眼睛》当了片尾曲,效果却意外的好。

本来我一直以为熊天平这种抒情苦痛情歌,不适合当电视主题歌的,但后来马景涛那版《东游记》拉他去唱歌了,感觉居然也不错?

说到动力火车,《还珠格格》第一部主题曲是动力火车的《当》,片尾曲李翊君唱的:那都还是歌手。

第二部趁热打铁力捧演员了,主题曲片尾曲都是演员自己来唱。

所以我现在想起1998年夏天,就是赵薇“有一个姑娘”和林心如“你是风儿我是沙”。

那会儿赵薇自己出了张碟,里头许多音乐原声,都在《还珠格格2》里头有过;我们看剧,最常听到的一段背景乐旋律,就是《真心不假》里赵薇那句“勇敢的燕子啊,把我的心愿告诉他”。

说到演员唱片头片尾曲,想到个冷门的。

众所周知,冯小宁导演的战争片,大多各种工作一把抓,片尾出字幕,什么都是他干。

但电视剧《北洋水师》——陈宝国和陈道明主演的那部——片尾曲似乎是陈道明唱的。“东方有一片海,海风吹来五千年的梦”。听着颇为悠远有味。

以前,好像每部电视剧主题歌都是神曲

电视剧主题歌片尾曲宝库,就得说到杨佩佩工作室的古装剧了。

之前说过,我认为的极品歌,《尘缘》:

“尘缘如梦,几番起伏总不平,

到如今都成烟云。

情也成空,宛如挥手袖低风,

幽幽一缕香,

飘在深深旧梦中。

繁华落尽,一身憔悴在风里,

回头时无晴也无雨。

明月小楼,孤独无人诉情衷,

人间有我残梦未醒。

漫漫长路,起伏不能由我。

人海漂泊,尝尽人情淡薄。

热情热心,换冷淡冷漠。

任多少深情独向寂寞。

人随风过,自在花开花又落,

不管世间沧桑如何。

一城风絮,满腹相思都沉默,

只有桂花香暗飘过。”

这歌古意盎然,最初是胡雪岩主题的电视剧《八月桂花香》片头曲。

实在味道极好。

题外话,大陆的《胡雪岩》主题歌是刘欢老师的,词曲都是神作,妙在歌词是他自己写的,我觉得这首比《凤凰于飞》要高:

人鬼天地

万金似慷慨

浮生若梦安载道

唯苦心良在

红颜依稀

挥去还复来

生死命注休怨早

殇情暗徘徊

无奈何 青春逝去

无奈何 江山真易改

情谊无价亦无保

天降仇敌忾

无奈何 路回星移

无奈何 时运他人宰

钟鸣鼎食散一朝

空守昨日财

山水迷离 流花低雾霭

夙愿扁舟寒江钓

风掠须发白

那会儿刘欢老师的歌到处有,且风格多样。《东边日出西边雨》,李诚儒、许晴、王志文、伍宇娟、姚鲁那部剧,歌是刘欢的《爱之无奈》。《北京人在纽约》、《上海人在东京》,他的两首主题歌也是风格多样。

真乃是大陆电视剧的音乐灵魂。

嗯,说回杨佩佩工作室。

1990年代吧,杨佩佩工作室的片头片尾曲,基本找上了陈淑桦、李宗盛和周华健。这就一飞冲天了。

陈淑桦唱了《末代儿女情》的主题曲《情关》,唱了《今生今世》的主题歌《生生世世》。后者尤其出色,轻柔舒缓,情意缠绵。

李宗盛为《碧海情天》唱了片头曲,那就是经典的《凡人歌》了;再来,便是他那首《鬼迷心窍》,给了《末代皇孙》。

以至于我现在听到“虽然岁月总是匆匆的催人老,虽然情爱总是让人烦恼,虽然未来如何不能知道,现在说再见会不会太早”时,总想到周海媚。

《新龙门客栈》的电视剧版,片头周华健与李度的《难以抗拒》,片尾李宗盛为林忆莲写的《野风》。这就算顶尖配置了吧?

这方面的巅峰,还是1993年那版《倚天屠龙记》:一部剧,五首歌,真真奢侈得不行。

主题歌两首,黄霑的《随遇而安》,基本伴随张翠山主题;周华健的《刀剑如梦》跟随张无忌段落,那是经典了:

“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恨不能相逢”,那会儿是个点歌台都在唱这歌。

片尾曲,李丽芬的《爱江山更爱美人》,气度极大;有传说这首被订走了,李丽芬才为《唐太宗李世民》后唱的那首《爱不释手》。再便是辛晓琪为小昭主题的《两两相望》。相比起来,没什么人记得成龙也为这版倚天唱过歌,《给我一片天》。

以前,好像每部电视剧主题歌都是神曲

妙在这些歌也没太明显的时代性,甚至不失古风,跟剧也挺合。

什么时候开始乱了的呢?嗯,大概就是1997年任贤齐太红了,之后连演带唱了两部杨佩佩的剧。《神雕侠侣》和《笑傲江湖》。

你能想象我看着任贤齐的杨过,再听着《伤心太平洋》;看着任贤齐的令狐冲,听着《天涯》,感觉多奇怪吧?

——这两首都是中岛美雪的曲子,本身好听得很,但跟剧,那就是不太合。

周华健后来还给张纪中的金庸剧唱过主题歌,我很怀疑是《刀剑如梦》过于经典,让大家觉得金庸剧的歌,非他莫属。

说起来,周华健和李宗盛加上品冠,还有个轻松俏皮的《最近比较烦》。

我是通过这首歌知道的饭岛爱,虽然那时也不懂什么是蓝色小药丸——这歌是赵薇和苏有朋《老房有喜》的片尾曲。

说到《爱江山更爱美人》,多聊一句。

这歌歌词其实有点经不起琢磨,什么叫“东边我的美人,西边黄河流”?

但李丽芬老师唱太好,“人生短短几个秋,不醉不罢休”这句真是年纪越长越是有味道。主要是她一个女歌手,这歌如此大气,真了不起。

那会儿另一位大气但又甜的——听起来挺矛盾?——那就是高胜美了。

《千年等一回》无人不会唱,主要她很擅长“啊啊呀呀”之类句尾词;以至于后来我陪外婆看大玉儿那个剧,听见“”盼呀盼的都是空呀都是空呀,唤呀唤的都是风,念呀念的都是痛呀都是痛呀,等呀等的都是梦”,我外婆就问:

“这是唱白娘子那个歌的吗?”

以前,好像每部电视剧主题歌都是神曲

话说,片头曲和片尾曲,好像风格也不太一样。

大多是片头曲昂扬,片尾曲悠远。

比如当时台剧焦恩俊和孙兴版的《七侠五义》,片头曲《一肩担尽千古愁》,一听歌名就知道啥气势了。片尾曲是黄安的《救姻缘》,那就是婉约风的。

比如众所周知《包青天》片头曲,一片当当当当之后,“开封有个包青天,铁面无私辩忠奸”。

片尾曲《新鸳鸯蝴蝶梦》(这歌大概是1994年年度最红?)那就是“何苦要上青天,不如温柔同眠”。

比如《封神榜》片头曲《神的传说》,那就大气之极。

那些用词,花开花落,岁月长河,你我过客,苦酒热血,史书丰碑,看千古烟波浩荡,听万民百世轻唱。气象好极了。

到片尾曲忽然就婉约了:生命化作莲花,功名利禄抛下……

——题外话,《神的传说》是有两个版本的,毛阿敏一版,谭咏麟一版。但毛阿敏作为女歌手,唱的气势,就是比谭咏麟的足.

类似于《我爱我家》后80集主题歌《炎热的风》也是俩版本,那英一版,红豆一版,那英那版要大气太多了。

尤其是“酒醉后也曾为爱高歌,分明是快乐的心情却唱着失落,悲欢的事转眼即过,伤心的话笑着对人说”那段,能听得人落泪。

果然和平女士所谓“阿敏阿玉阿英”,那就是不一样……

这种主题歌动感宏伟,片尾曲舒缓悠长,大概算很经典的配置。细想来,《西游记》开头是动感纯音乐,“灯灯等灯登瞪等灯”。片尾曲就设问了,《敢问路在何方?》

比如《三国演义》,开头是杨洪基老师浑厚的“滚滚长江东逝水”,片尾就是毛阿敏悠远的“黯淡了刀光剑影”。

大概是,开头需要动感和昂扬激发我们的热血,片尾用悠远深邃放缓我们的情绪吧?

以前,好像每部电视剧主题歌都是神曲

当然也有一点例外。

老版《水浒传》两首歌。

第一首是刘欢传奇的《好汉歌》,是个人都会唱,张嘴就来:大河向东流,天上的星星参北斗,该出手时就出手,风风火火闯九州。

那是前期纵横天下、众虎同心归梁山的时候。论气象豪迈,我本觉得是无以复加的了。

然而到后期,出了第二首歌。节奏略慢一点,但昂扬大气,丝毫不输《好汉歌》。论悲壮慷慨,甚至还有过之:

“走马扬鞭翻山过河

轻生死重大义男儿本色

几番起落,风雨振作

赶他个天时地利与人和”

每次听都让人折服,这才是适合《水浒》结局的好歌啊,大气!

不愧是她唱的呀!

分享:

评论